????庄似林对秦鱼并无半点惧怕,因为对方并不是5V之人,第一真传,这是个水货。

????何况他自己也非解疏泠这些小辈,自有自己的尊严跟坚持。

????既主动询问湛蓝,就不会随意被秦鱼褫夺询问的权利。

????“自然会查,但你如此袒护,连问都不让我问,难道不是因为你跟她关系好?可你想过没有乾真一三人的牺牲?以及我们宗门为此遭受的危机?”

????他的话如一把刀,让湛蓝的脸色霎时惨白,她下意识看向秦鱼,想让她不要因为自己得罪对方。

????但秦鱼是谁啊?

????她是秦鱼。

????她若是开口,或者动手。

????从很久之前开始就没有输过。

????尤其是辩论。

????“那是自然,我自然要帮她。”

????她的回答如此直接,坦诚无比。

????湛蓝一怔。

????“初初入门,堪堪差点入流星,湛蓝师姐亲自带我,事无巨细。于义,有照顾教育之义,于情,师门姐妹之情。我有我的私人目的,而庄师兄你念及宗门利益,顾及牺牲的三师兄,这也是你的私人目的,你我谁都不曾站在圣人制高点上,就此,不必别高下,不必论尊卑。”

????“你我之间该论说的是于此事恩怨的真相本身,若是查案,必立根于线索所连的证据。若是问询,是否超越疑心尺度,是否关联现实本身,这些其实都不重要。”

????额?这不重要?那什么重要?!

????湛蓝自己都有些晕,其他人就更....

????秦鱼:“重要的于人前跟于人后。”

????“于人后,只有彼此,私人问询,为达调查目的,事无巨细,追根究底。哪怕逼迫她也无所谓,哪怕是我主审,哪怕我于她有交情,也会询问最隐秘的细节,包括其余人是怎么死的,是否为了保护她而死,她又是否有诱敌谋害同门之嫌疑,观她反应,看她情绪波动,因为询问的另一个意义就是心理战,这是一种必须的手段,手段无所谓正义与否,伤害皆由彼此承担。”

????“但于人前,一切都不一样。”

????“因为后果不一样。”

????什么后果?

????秦鱼摸摸娇娇的脑袋,言辞淡淡。

????“依旧是前方那个红尘俗事。”

????“三问所出,那女子难以言答,百姓先踊跃发言,夜归女,本不正经,衣着不检点,活该被谋色,既被谋色,又不知羞耻,不立即自杀以保名节,竟还苟活于世,可见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未必是那人侵犯于她,没准是她自愿且还倒打一耙污蔑人家,该被断罪的是她才对。”

????“这是凡俗的逻辑,是刻薄,也是浅薄,这是人族文明繁衍发展程度所限制,天地尚且不能驱使进化,何况我们。于我们修道人而言,其实逻辑也并未因此升华,因为我们所修的道,往往只是一种力量,并非涉及道义情怀,这本没什么指摘的,也没有任何一种规则要求我们必须在这方面有所宽容。”

????“但我想说的是,修道多年,从少年到成年,皆是立于天地可担当的人,言行举止皆该考虑到后果。”

????“刚刚庄师兄的询问,于你们两人私人之下,抑或是宗门戒律堂对她所为,皆没有任何问题。”

????“但在这里,在我们面前,并不宜。”

????“这世上不是死人才有尊严,活人更有。”

????“毕竟她的脖颈跟手脚上还未佩戴定罪枷锁,她是一个自由人,自由来此参与,又怎么能因为参与而失去自由?”

????她是一个自由人,自由来此参与,又怎么能因为参与而失去自由?

????这句话结尾,点睛之笔,也猛然提醒庄似林一件事。

????他忽然表情尴尬又复杂起来了。

????之前一直沉默倾听而没有阻止两人辩论的第五刀翎开口了,“历届围炉夜话向来立足于真传成员的自愿,因为自由而自愿,因为自愿而自由,她来,既是权利,并非因为我们的意愿而不得不来,也不该因此受到审判。”

????“庄,你僭越了。”

????旁人忽然发现一件事,如果说第五刀翎的开口是缓慢而沉重的,这是足够的权威跟实力奠基的从容。

????但这个青丘的言语跟姿态也从未强势迫切过,反而也一样平和。

????这跟修为还有实力无关。

????软性的力量。

????云出岫眼神一瞥,瞥到解疏泠跟颜召这两个小傻逼眼里带光。

????就差放出辐射线了。

????而当事人湛蓝就更不用说了。

????云出岫:“....”

????怎么觉得这个青丘跟邪教头子似的。

????——————

????庄似林的错误就在于他弄错了围炉夜话的意义跟本质。

????更在于...他并没有代表这里所有人的意愿。

????当然,秦鱼认为这些都是虚的,他最大的失误就是——他不是这里的NO1。

????行吧,反正已经怼完了。

????其实一开始她没打算管庄似林对湛蓝的迫问,哪怕知道对方不合时宜,但她也知道湛蓝非什么都不能承受的人。

????都修炼了多少年了,哪个少于十八岁了?

????哪来绝对的公正跟道义。

????谁都受过委屈,也并非受不得委屈。

????直到她察觉到庄似林的迫问带着几分危险的逻辑——容易带偏别人。

????后果近在眼前,她就开口阻止了。

????很显然,她达成目的了,只是有些意外第五刀翎的态度也这么直接——她可以理解第五刀翎刚刚没有阻止他们争论是一个领袖对成员发言权的尊重,但这么快有了决断,直接指责身份不低的庄似林。

????这么强势的么?

????而让秦鱼意外的是庄似林被第五刀翎指责后,表情难看,但还是低下头朝湛蓝抬手作揖。

????“抱歉,湛蓝师妹,是我刚刚失礼冒犯了。”

????阿,可见权威啊。

????秦鱼觉得自己低估了5V。

????湛蓝起身回礼,表示理解,坐下后,她迟疑了下,说道:“我们与那百里小公子的冲突是因我而起。”

????众人突兀又肃穆了,庄似林瞥了秦鱼一眼,秦鱼神色淡淡的,并不动容。

????湛蓝道:“那小公子欲侵犯我,师兄们是为了保护我才与之冲突并遭难,但小公子其实死于我手。”

????众人更沉寂了。




欢迎大家访问:五星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wxshuku.com/11_86191/1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