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成金光的唐利川宛如坐上云霄飞车一样直冲天际,而由墙外攀登界天塔的方式实在有些另辟蹊径。

  虽说免去了层层登顶的难关,但这种方法夜世三国的高手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旦飞行高度超过五十层便再难朝上攀登,加上界天塔之外那些看似可以进入的窗户根本无法通过,所以这种看似取巧,实际上毫无用处的方法根本无人采用。

  可是唐利川所化成的金光在蔓延整个界天塔的金色文字之中朝上而行,一口气就冲过了一百层的范围,眨眼之间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让围观的人再次坚信唐利川必然跟界天塔颇有关联,至于这关联有多深厚就要看他们内心深处愿意相信到何种份上吧。

  仿佛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又好像只过了弹指一瞬,唐利川不清楚自己飞遁了多久,只知道思绪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自身在一个混沌般的空间之中了。

  身处的空间不知道有多大,入眼所见皆是灰蒙蒙的一片,天是灰色,地也是灰色,同样的色彩连成一片,让人很难分清楚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随着唐利川的到来,这片空间似乎产生了感应,唐利川视线所到之处,那些灰扑扑的色彩便如同被人用刷子清洗过一样,灰扑扑的灰尘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五彩缤纷的具有生命力的崭新世界。

  “周围的气息能与我体内神力交互感应,此地便是荒天神族旧址,荒天古境!”

  唐利川强行按下内心的兴奋,目光略微朝下一扫,大地顿时焕然一新,就像一副尘封已久的画卷抖落了沾染的灰尘,绿树红花、鸟语花香的景象渐渐展现在他的面前,刷新了地面之后,他的目光又朝天空看去,灰色的光阴一扫而空,重新出现的乃是蓝天白云一片祥和姿态。

  清风、鸟鸣、水流声伴随着无处不在的花香,远离红尘世界的景象让人不禁忘却武道界那些恼人厌烦的血腥杀戮。

  孤身一人来到无尽天域的唐利川无时无刻不再为了如何生存绞尽脑汁的算计,难得有一个可以让他暂时忘却烦恼的地方,他此时只想躺在地上美美的睡上一觉,再也不想过问那些他本不想沾染的打打杀杀。

  可他的目光望着悬挂在蓝天之上暖洋洋光线的太阳,忍不住叹了口气:“就算是世外仙境、神之一族,依然有没落的一天,即便能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终究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365最新备用体育  置身于界天塔某处的荒天古境,他确实可以做到与世隔绝,不去过问外界的恩恩怨怨,但他不可能永远留在这地方不出去,而外界跟他有关的恩怨情仇也不会因为他呆在荒天古境而就此中断,事情没有了结之前,还不到他享受的时候,更何况还只是自我欺骗般的短暂放松,毫无意义。

  “嗯?好香的味道!”

  静立片刻,忽然远处一阵浓郁的花香随着清风飘了过来,唐利川闭目享受的猛嗅了几口,随即双眼一瞪,喃喃道:“香味中带着些许甘甜,只是嗅上一口就连舌尖上都染上了一抹醇香,这熟悉的感觉莫非是当年我亲手种下的那株‘丹阳月桂’?”

  身在荒天古境之中,他体内的神脉大转世之力似乎已经逐渐活跃起来,寄宿在血脉之中的记忆也悄然无声的渐渐被回忆起来。

  头颅略感胀痛的摇了摇头,恍惚间,他竟然看见一对青年男女在前方嬉笑奔跑,更远处,一株树冠高大、开满淡红色小花的月桂树上,片片花瓣随风飘落,煞是美丽。

  “天蝶公主……”

  那年轻女子模糊的声音与似真似幻的银铃笑声让唐利川脑袋针扎一般的刺痛,猛吸一口凉气的晃了晃脑袋,再睁眼时,眼前的景象又是一变。

  依旧是荒天神族领土之上,但鸟语花香仙境一样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无数浑身魔气的怪物,他们肆意破坏杀戮,让清净的世外桃源染上了无法洗涮的血腥。

  地面魔物肆虐,天空中则盘踞着数百条将天空遮蔽得密不透风的巨大黑龙,这些家伙面目憎恶,带着狞笑的欣赏着鲜血染红这片清净的土地,曾经奔跑欢笑的少年少女定格的画面上,渐渐被鲜血彻底填满了。

  “魇龙一族!”

  荒天神族的没落正是魇龙一族的背叛和出卖,灭族的无边的怒气再旧日景象闪过的刹那,猛然在唐利川脑海里爆发开来。

  “这份迟到无数岁月的仇恨,该由我来画上句号了!”

  愤怒的情绪引发右臂之中神力激荡,滋滋啦啦的金色雷电不断的跃出皮肤表面,天际之上氤氲的神雷顿生感应,轰然劈下一道巨型雷柱落在前方十里开外。

  金色雷柱之中,尘封多年的荒天神族旧址重新现世,一座座巍峨高楼一如往日雄壮气派,只是如今物是人非,堂堂神族旧址仅存他一人形单影只的走在其中。

  仿佛感应到旧主归来,青草遍地的土地上忽然盛开了鲜艳的花朵,鲜花铺满的道路一直延伸到十里之外的本族核心地带。

  再次踏上昔日家园的唐利川心头感慨万千,只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也不知道该说给谁听,眼神朝前眺望着神力澎湃的神族宗祠,他暗暗想到或许只有大仇得报之后,他才有资格面对先辈英灵,那时候他再将这份迟来的喜讯报知他们吧。

  沉重的脚步声响彻在尘封了无数年月的大地上,犹如冥冥之中的指引,唐利川的身影最终停留在了神族宗祠之内。

  望着神台上供奉的先辈神位,唐利川心情复杂的行礼叩拜,直到认认真真的行了祭拜大礼,他的目光才落在了前方桌上供着的那颗双龙戏珠雕塑嘴里衔着的水晶球,充斥着整个荒天古境的神力似乎全部来源于此。

  “先辈们留下的力量,晚辈今日厚颜领受了!”

  低声呢喃一声,唐利川的右手已经轻轻按在水晶球上,顿时那颗水晶球中金光翻涌,超乎唐利川想象的神力透过手掌传入右臂。

  但下一秒,唐利川脸色勃然大变,一颗顺着紧皱的眉头从鼻尖滑落下来,只见他一边奋力的想要抽回右臂,一边厉声的疾呼道:“不好!中计了!”

  :。:

欢迎大家访问:五星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wxshuku.com/1_2646/1643/